傈僳山寨送信人

日期:2022-01-17 13:15:17  浏览:0  来源:摆时之乡·中国泸水 作者:

34年来,泸水市乡邮政所所长桑南才,靠脚板和摩托车,一个人往返于13个村委会、一个易地扶贫搬迁点,投递邮件100余万份,架起深山2万多群众与外界联系桥梁,用34年的坚与担当,谱写了峡谷邮递员平凡而传奇的故事,被当地群众亲切称为傈僳山寨“托厄哈扒”(傈僳语,意为“送信人”)。

傈僳山寨送信人

傈僳山寨送信人

1月14日晚7时,桑南才快速扒拉了一碗饭,骑上摩托车,到恩感思洛搬迁点送邮件,给一位老人带一袋米。

“15号到市里开‘两会’,多跑几趟,把邮件都送完,自己心里才安心。”桑南才说。

1987年,只有小学文化的桑南才通过考试成为称杆乡邮政所职工。该乡13个村委会零散分布在高黎贡山和碧洛雪山山腰,送邮件得跨江爬坡。乡邮政所是典型的“一人一所”,桑南才是所长,也是职工。往年,13个村、5个邮段,桑南才 6天才能走完。到最远的前进村,来回要走四天,到高山之巅的王玛基村,有时晚上还得住山洞。

傈僳山寨送信人

在狭窄陡峭的山路、汹涌的怒江和深不见底的山谷里,桑南才一个人一干就是34年,早晨7点出发,徒步奔走于各村间,渴了,喝口山泉水;饿了,吃点干粮充饥;累了,在路边坐下来看看报纸杂志,从未有遗失和延误,信件妥投率达100%,被当地群众称为最美信使,他驮着邮件的身影,成为乡村小路上最美的身影。

1997年8月,桑南才到前进村送件。途中,突降暴雨,冲走了前进河上的小桥,不间断的滚石和泥石流,又断了返程的路。桑南才躲在一个山洞过夜。第二天,忍着饥饿,冒险走过齐腰深前进河,将邮件完好送到收件人手中。

34年投递路,桑南才“积攒”的不仅是年龄,还有脚伤和腰伤。他的右手中指,也在一次投递途中摔倒,被石头“咬”了一截。 

“现在,村村通水泥路,再也不要靠脚板爬山过河了。”桑南才说。

脱贫攻坚,让边远村寨大变样,家家住上安全稳固的新房,户户有了增收致富产业,人人有手机,与外界的联系越来越紧密。特别是2016年后,随着电商进村,怒江农村山寨网购业务迅速发展,邮件与日俱增,邮政所里的投递业务量也迅速攀升,每天都有80多件邮件需要及时投递,最多时达到300余件。桑南才买了一辆摩托车,提高工作效率,保证投递服务质量,妻子、儿子也加入到乡村邮政送寄行业,一起为高山群众捎带化肥、盐巴、药品等生活用品,帮助独居老人代写书信,给残疾人办理兑讫,风雨无阻。

“一件包囊、一份快件,连接山里山外,连接亲情关爱,我们有责任守护好这些邮件,送到收件人手中。”桑南才说。

傈僳山寨送信人

诚实守信的“托厄哈扒”

王玛基村老人核波才年纪大,身有残疾,行动不便,靠着远嫁的妹妹汇钱生活。十几年来,桑南才在投递报刊和送包裹的同时,帮老人兑汇,还帮买一些日用品。后来,核波才到乡敬老院生活,桑南才时不时看望,还帮老人学习用手机,接收汇钱,老人逢人便夸他是“党派来的亲人”。

去年的中秋节,一位在昆明务工的村民,给搬迁到恩杆思洛的母亲邮寄月饼,因班车延误,到乡邮政所时,已是夜晚11时,桑南才马上骑上摩托车,将月饼送给收件人。

“再晚也得送,得守信用。”桑南才说,在称杆乡邮政所,邮寄工作节假日“不打烊”。

除投送邮件、分销业务、各类邮政经营业务和邮政储蓄代办业务外,桑南才还是山里的“义务采购员”,村民需要采购的大米、食盐、化肥农药、生活用品等,只要提前打个电话或托人说一声,他都会采购好,第二天送件时一并送上门。

“油、菜、肉、洗衣粉、药品等,买好了就顺路给他们送过去。有些老人的家用电器坏了,我带下山,修好后又帮他们带上去,都是顺手的事。”桑南才说。

称杆乡邮政所营业室的牌匾上写着的营业时间为11:00至17:00,周日休。但桑南才几乎每天8时就开门营业。     

“不能让老百姓在门口等!”他到处公布自己手机号码,保证取件人随时随地取件。   

“只要电话一响,即便睡觉他都会爬起来。”妻子蜜晓琴说。

从“小桑”到“桑哥”再到“桑叔”。 34年来,桑南才将诚信放在第一位,往返于13个村委会5个投递段,平均每天行程160公里,默默坚守着大山深处的绿色生命线,践行着一名共产党员为人民服务的责任担当,没有误过一趟班、出过一次错,成为群众非常信任的“托厄哈扒”。

傈僳山寨送信人

致富路上的贴心人

双奎地村村民杨赵才搬迁到新的安置点后,一时找不到生计,日子很是困苦。桑南才送邮途中了解情况后,拿出攒下的5万元钱,取了10万元住房公积金,还担保贷款5万元,让杨赵才买农用车到工地揽活。

如今,杨赵才建起了三层小楼房,开起了小卖部,成了村里的致富带头人。

近年来,怒江州邮政公司充分利用邮政线上线下资源,大力发展农村电商,让本地优质农特产品通过邮政渠道销往全国各地,促进农民增收。

桑南才积极学习电商平台销售技术,利用送邮件的机会,精心考察各地农产品生产情况,帮群众做把土鸡蛋、蜂蜜、荞面、羊肚菌等农产品在线上销售。

2020年,福贡县子里甲乡亚谷村仿野生天麻喜获丰收,但销售无门。桑南才主动跟随州邮政公司工作人员赶赴亚谷村,通过“邮乐网”帮助村民推销仿野生天麻。

“通过邮政线上营销平台,让更多的农产品走出怒江大峡谷,这是我最大的心愿。”桑南才说。

省第十一次党代会闭幕后,桑南才第二天就赶回称杆乡,一边到山寨送邮件,一边把党代会上聆听到的那些振奋人心的消息传达给乡亲们,让大家信心满满地把生产发展好。

“脱贫攻坚,让贫困老百姓脱了贫,乡村振兴一定会让大家走上致富路,过上更幸福的日子。”桑南才说,从参加工作时一个月只有几十件邮件,到现如今每天一两百件甚至三百件快递、包囊,让他深切感受到家乡日新月异的喜人变化,看到乡村邮政事业未来美好发展前景。

34年来,桑南才穿烂了560多双胶鞋,骑坏了5辆摩托车,磨破了160多个邮包,每年行程超过50000公里。见证了大峡谷邮路从“鸟路鼠道”到“天堑通途”的巨变,见证了家乡一步跨千年的发展奇迹。

虽然“全国优秀共产党员”“全国劳动模范”“全国道德模范”“诚信之星”等荣誉加身,但桑南才的生活并未因此而改变,依旧每天骑着摩托车翻山越岭送件。

“只要身体允许,只要乡亲们需要,我一定会在送邮这条路上走下去,直到走不动那天为止”。桑南才说

来源:云报客户端记者 李寿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