怒江边境线上话忠诚

日期:2022-01-10 22:25:13  浏览:0  来源:摆时之乡·中国泸水 作者:

怒江边境线上话忠诚

洛本卓边境派出所小垭口执勤点民警在雪山上巡逻。怒江边境管理支队供图

1月的云南怒江,峡谷寒潭,冰雪绕天。今年的人民警察节,这群戍边人依然坚守在边境线上,沾满泥泞的双脚、布满风霜的脸庞尽显忠诚。

独龙江峡谷的25只鸡蛋

全国“公安楷模”“云岭楷模”,2022年元旦前后,怒江边境管理支队独龙江边境派出所接连取得两项荣誉。新年第一天一大早,雾气还未退散,派出所民警余润强和战友冒着寒意,小心翼翼地走在沾满冰霜的草丛间开始了一整天的工作。

怒江边境线上话忠诚

独龙江边境派出所民警余润强开展辖区走访工作。怒江边境管理支队供图

“小同志,这是25只土鸡蛋,可好吃了,你们收下吧。”一行人听到喊声转头看向身后,一位60出头、头发花白,走路一瘸一拐的独龙族老人正喘着粗气,手里提着一个篮子,艰难地追赶着。

“老人家,身体好些了吗?这些鸡蛋您留着补身体吧。”余润强定睛一看,来人正是独龙江乡孔当村独龙族群众孔继松。听到派出所民警在隔壁走访,老人就连忙将家里的一筐鸡蛋给民警送去,因为腿脚不好,等赶过来的时候,民警已经走远了。

老人独自在家,有时和侄儿子闹矛盾,少不了民警到家中进行调节,他家的事民警没少操心,一次又一次老人默默记在了心底,总想着要送点东西感谢民警。

“群众送的东西我们坚决不能要。”70年来,派出所民警早已将辖区群众当成了亲人,将服务送进了独龙族群众心坎里。余润强借着送老人回家为由,离别时悄悄将这一筐鸡蛋放回了老人家里。

小垭口10床被单

“上面风雪太大了,物资保障极为困难。”小垭口执勤点位于泸水边境管理大队洛本卓边境派出所辖区,前几日因恶劣的天气影响,执勤点无奈下撤10公里,从山巅到地面海拔3000多米,目前的位置仍然要走24公里难行的山路。驻守在临时执勤点的派出所民警张小冬说,警察节前几天,单位送来了取暖设备和食物,吃住不成问题。

怒江边境线上话忠诚

上小垭口的路上。怒江边境管理支队供图

怒江边境线上话忠诚

小垭口执勤点民警上山抢修水源归来。怒江边境管理支队供图

“这个拌饭真香。”民警周华龙是北方人,平时很少吃辣,此刻的他正端着一碗辣椒拌饭大口大口吃起来。大家在雪地里巡逻忙活了一上午,雪山上雪层还不算很厚,里面全是凸起的乱石头和竹签子,民辅警们要打起十二分精神,体力消耗极大,加之气候寒冷辣椒能御寒,他早已习惯了这种饮食方式。

门窗包裹得严严实实,屋内还是不时有风灌进来,周华龙掀开了自己床下面铺着的被子,一层、二层、三层......不错,上下刚好10层被单,基本可以御寒,只是一晚上狂风呼呼,民警们最开始很难入睡,第二天脑袋昏昏沉沉的,后来也就习惯了。

亚坪雪山14小时

“晚上早点下来,我给你们弄疙瘩汤。”“去乡里要注意安全,开车靠里面一点。”第二天就是警察节,刘明佳和往常一样带着辅警上山去巡逻,边玲玲则开车去县城采购生活物资,准备节日当天给战友们加点餐。

边玲玲还算顺利,买上些战友们喜欢吃的水果、蔬菜就往回赶。好不容易回到警务室,马上要到饭点了,丈夫还在山上,边玲玲正准备打电话询问情况,然而电话那头却是关机,边玲玲并没有多想,一头扎进厨房准备起了丰富的晚餐。 

饭已经上桌,边玲玲再次拨打了丈夫电话,可是电话那头仍然关机。天慢慢变暗,寒气由远及近从雪山顶向警务室微弱的灯光下压了过来。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要是平时发生状况丈夫总会通过往来的车辆传递信息,可是现在除了呼呼的风声其他都没有。

晚上9点,亚坪警务室静了下来,出奇的静让人害怕。边玲玲坐不住了,准备开车上山找丈夫和战友们,就在这时雪山上传下来消息,车辆抛锚正在抢修,有消息了边玲玲悬在心上的石头终于落了地。

“雪山上恐怕到处都是大雪吧,车怎么下来呢?”到了晚上12点,仍然不见大家回来,边玲玲在屋子里来回踱步,不停地看着墙上悬挂着的时钟,一边在嘴巴上喃喃自语。

凌晨2点,丈夫和战友们终于回来了,她连忙跑出去帮丈夫拍打身上的积雪,又端来温热的姜汤让大家喝下,眼见丈夫手脚冻得哆嗦,边玲玲十分心疼。

怒江边境线上话忠诚

刘明佳、边玲玲在雪山上巡逻。怒江边境管理支队供图

刘明佳在雪山上呆了14个小时,边玲玲在警务室等了14个小时,每次上山边玲玲总会等着丈夫和战友们回家,因为警务室要大家一起守护才是家,等待的过程如此漫长,她要去慢慢适应,正如2年前她艰难选择远离父母、儿子,来到千里之外的西南边关一样。

通讯员:代超